狼人干综合伊人网,亚洲色姐妹综合网姐姐,_奇米在线大香蕉综合伊人网奇米在线96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下載手機客戶端
首頁 >

【英雄壯歌】血戰長空 志愿軍空軍打出一片英雄的天空

時間:2020-10-10  責編:耿龍  來源:中國軍視網  作者:綜合《老兵你好》標簽:空軍 抗美援朝 老兵記憶 老兵你好

  抗美援朝戰場上,面對敵人“把你們炸回石器時代”的叫囂,年輕的人民空軍不懼敵強我弱,血戰長空。雛鷹展翅,霹靂雷鳴,年輕的人民空軍涌現出許多空中勇士,有“空中拼刺刀”的悍將陶偉、有轟炸大和島夜空的猛虎李增發、有專攻美軍王牌飛行員的勇者韓德彩、有沖過三八線的空戰英雄施光禮……

血性的天空

  空中拼刺刀”——翼展10米多的兩架飛機最近距離120米

01

  談到人民空軍,很多人會提到一個令人血脈賁張的形容 ——“空中拼刺刀”,而這個詞,最早出現在空軍的歷史上。

陶偉 第

  陶偉,原中國人民志愿軍飛行員。1953年的5月17日,這是一場非常激烈的空戰,我們起飛了8架飛機,同美國22架飛機遭遇(8對22)。我們擊落敵機4架、損失2架,取得4:2的戰績。

02

  在這次戰斗中,陶老擊落了美軍的F-86戰機,演播室現場,陶老與主持人和現場嘉賓為我們推演了當時的空戰現場,并提到,據當時可靠計算,兩架高速飛行的戰機在空中最近的距離只有120米。陶老跟當時的副師長匯報作戰經過,副師長聽了作戰經過后,又看了射擊照片,說這是“空中拼刺刀”啊!點擊此處觀看視頻:【英雄壯歌】“空中拼刺刀”:志愿軍飛行員空中120米擊落敵機

  空中夜行者——開創夜間轟炸先河

  中國人民志愿軍第一次對敵軍執行夜間轟炸作戰

李增發 第

  李增發,原中國人民志愿軍空軍十師28團一大隊飛行員,是原中國人民志愿軍空軍的第一批飛行員。

02

  當時,我們在裝備上是不占優勢的,必須飛夜間課目。這是一個高難度的課目,特別是當時我們的飛行員飛行時長比較短。即便是在這樣的條件下,我們還執行了一次夜航的轟炸任務,而且很成功。
  “當時我們空十師執行了一項非常重要的夜航任務——轟炸大和島。大和島這個地方挺特別,它是在朝鮮的海岸的外面,也就是說我們飛過去的時候還要飛到海面上去......飛機一旦飛到海上去,海上星星映到海里面去,你會看到下邊星星比上邊還多,根本沒有參照。”點擊此處觀看視頻:【英雄壯歌】轟炸大和島:志愿軍空軍首次成功執行夜間作戰任務

  韓德彩:擊落美國雙料王牌飛行員

韓德彩 第

  韓德彩,原中國人民志愿軍空軍第十五師飛行員,當年擊落美國雙料王牌飛行員費席爾。

03


  韓德彩前輩回憶說:“當時我的長機發動機停車,美國的F-86跟著他,我在后面也拉過來,從我看出是敵人到我把它打下來,半分鐘之內。”點擊此處觀看視頻:【英雄壯歌】“半分鐘之內” 他擊落美軍雙料王牌飛行

  施光禮老前輩:在抗美援朝戰場上待了三年,擊落4架美軍飛機

施光禮  第

  施光禮,原中國人民志愿軍空軍第四師12團的元老飛行員。從(戰爭)一開始就上去了,空12團5輪參戰,從1951年的年初1月份一直打到停戰。
  施老就是空12團的其中一員,入朝作戰期間,擊落了4架美軍飛機,是一等功臣,最后一架,是沖過三八線打下來的。點擊此處觀看視頻:【英雄壯歌】擊落4架美軍戰機的一等功臣:我不打掉你 我不叫施光禮

04

點擊此處觀看本期節目:《老兵你好》——《英雄壯歌》第二集《見證血性的天空》
首播10月10日21:21重播10月11日7:56 16:4710月16日7:58



用戶評論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