狼人干综合伊人网,亚洲色姐妹综合网姐姐,_奇米在线大香蕉综合伊人网奇米在线96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下載手機客戶端
首頁 >

英雄!那一年,面對炮火呼嘯,他們正年輕……

時間:2020-10-23  責編:劉若男  來源:共青團中央微信公眾號  作者:賈永 周志方標簽:抗美援朝 英雄

  戴上剛剛頒發的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紀念章走向人民大會堂會場,老英雄李延年的思緒,又一次回到了朝鮮戰場——

微信圖片_20201023215833

  1951年秋天,兩天一夜的血戰之后,李延年所在的203人的連隊,已經有155人倒在了346.6高地上。

  李延年帶領剩下的48人,和戰友們頂住“聯合國軍”一輪又一輪的猛烈攻擊,守住了陣地。那一年,李延年23歲,是志愿軍第47軍140師418團七連指導員。

微信圖片_20201023215841

李延年

  一年前,也是這樣一個明媚秋日,也是在莊嚴的人民大會堂,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頒授儀式舉行。李延年是8位國家勛章獲得者中,唯一一位志愿軍老戰士。

  頒獎詞是這樣一段話:“李延年,志愿軍一級英雄、特等功臣,歷經戰火洗禮,舍生忘死,英勇殺敵,為建立保衛新中國做出巨大貢獻。”

英雄無悔

  一場疫情,讓人們記住了一座英雄城市——武漢。當年,戰斗英雄曹玉海就是在這里告別戀人,奔赴抗美援朝戰場的。長江邊上的這座城市,也是年輕的曹玉海唯一一段愛情萌芽的地方。

  曹玉海,第38軍“鋼鐵營長”,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,參軍7年7次立功,5次負傷,獲得過5枚“勇敢”獎章。突破長江防線的時候,身負重傷的曹玉海留在武漢養傷。就在這時,照顧他的護士愛上了這位渾身戰傷的英雄。

  1950年6月,朝鮮戰爭爆發。沒過多久,已經轉業到武漢一所監獄擔任監獄長的曹玉海,聽到了第38軍緊急北調東北邊防的消息。軍人的直覺,讓曹玉海意識到大戰將臨,重返部隊的念頭油然而生。

  當時的曹玉海已經開始與戀人談婚論嫁,從小就是孤兒的他比別人更加渴望家的溫暖。然而,當新生的共和國面臨戰爭危險之際,在家與國之間,曹玉海選擇了為國而戰。

微信圖片_20201023215845

曹玉海

  就這樣,曹玉海再次穿上軍裝,加入到了第一批出國作戰的志愿軍隊伍之中。

  第一次戰役,他率一個連突襲駐扎月里的南朝鮮軍,殲敵120多人;第二次戰役,他指揮兩個連在陽站戰斗中全殲土耳其一個營;第三次戰役,他帶領全營突入“聯合國軍”腹地40公里,這一次打的是美軍,殲敵330余人。

  第四次戰役,“聯合國軍”瘋狂北犯。軍首長親自給曹玉海下達艱巨任務:堅守京安里以北350.3高地——那是一處要點,如果落到敵人手里,就會影響到整個戰場態勢。

  此時的曹玉海是第38軍114師342團一營營長。關鍵時刻,“鋼鐵營長”和他的“鋼鐵營”又一次被放在了最關鍵的地方。那一戰持續了整整7晝夜,美軍老牌勁旅“騎一師”被硬生生地擋在了陣地前。

  1951年2月12日拂曉,猛烈炮擊過后,美軍孤注一擲,以一個團的兵力發起飽和式進攻——陣地上成了一片火海,曹玉海再一次負傷。

  曹玉海生前戰友戴景山回憶:“曹玉海負傷后,團首長在電話中要求他撤下來,他說不能撤,否則陣地就丟了。當時陣地上只剩十幾個人。團首長問曹玉海有什么要求?他只提了一條:那就是,對他和戀人的關系一定要保密,讓他的戀人另外愛人,成婚。”

  最后時刻,曹玉海端起槍沖出掩體,在與敵人短兵相接的激戰中,連中兩彈,以沖鋒的姿式,向前撲倒在地。

  陣地守住了。曹玉海被授予“一級英雄”,追記特等功。直到今天,曹玉海依然是“萬歲軍”戰斗精神的象征。

  清理曹玉海遺物時,戰友們發現了一封書信和一對繡著“永不變心”四個字的枕套。

  信,是遠在武漢的未婚妻寫的。姑娘寫到:我要等待,等待,等著您勝利回來。我為您繡了一對枕頭,請帶著它,就像我在您身邊一樣……

  曹玉海犧牲的第三天,就是西方的“情人節”。在水一方的姑娘不知道,她深深愛著的那個英雄,再也不能回到自己的身邊了。

  曹玉海烈士紀念館,坐落在他的家鄉山東省莒南縣大店鎮,那里也是抗戰時期八路軍115師司令部所在地。

  與曹玉海一樣,與愛人決別,將同是28歲的生命永遠留在那片盛開著金達萊土地上的,還有人民領袖毛澤東的長子毛岸英。

微信圖片_20201023215849

毛岸英

  1950年10月7日晚,毛澤東擺下家宴,為即將出征的志愿軍司令員彭德懷壯行。吃飯的時候,毛澤東向彭德懷推薦了一位年輕的俄語翻譯:毛岸英。

  毛澤東一家已經為革命犧牲了6位親人。彭德懷建議將岸英留在北京,擔任志愿軍辦事處負責人。毛澤東堅決不同意,一定要彭德懷帶岸英到前線。

  這一年,毛岸英新婚燕爾,愛人是20歲的劉思齊,當時因急性闌尾炎剛在醫院做完手術。

  90歲的劉思齊老人還記得與毛岸英分別的那個晚上:“岸英出發前到醫院和我告別,只是說,他這次去的地方很遠,很不方便,接不到信,讓我不要著急。記得晚上11點,我把他送到醫院大門口,他走走又回來,走走又回來。騎上自行車之前,還給我深深地鞠了一個躬,要我經常回去看看爸爸。我當時也不理解,夫妻之間怎么還這么客氣?后來我才知道,第二天他就跟隨彭老總到前方了。也許是意識到了戰爭危險,這一去可能就回不來了……”

微信圖片_20201023215856

毛岸英在朝鮮戰場上。

  分別成了決別,告別成了永別。1950年11月25日,美軍戰機突然轟炸志愿軍司令部,毛岸英犧牲。是時,第二次戰役正在激烈進行。這一戰,志愿軍殲敵3.6萬余人,其中美軍2.4萬人……一舉扭轉朝鮮戰局。

  毛澤東得知岸英犧牲的消息,已是一個多月之后。周恩來等不忍心讓主席過早地知道這一噩耗,讓夜以繼日為國操勞的領袖承受老年喪子的悲愴。直到志愿軍打過“三八線”,周恩來的報告才送到了毛澤東案頭。

  毛澤東接連吸兩支煙,發出一聲嘆息:“唉,戰爭嘛,總要有傷亡,沒得關系,誰讓他是毛澤東的兒子呢……”他叮囑身邊的工作人員,“這件事先不要對思齊講,晚點,盡量晚點……新婚不久就失去了丈夫,她怎能經得住這沉痛的悲傷喲!”

  毛澤東逝世之后,人們才發現,岸英的遺物一直放在他身旁,陪伴這位偉大的父親走過了四分之一個世紀。

英雄無畏

  “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務!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難!不相信有戰勝不了的敵人!”

  每天清晨,這段響亮的口號,都會從中原一座軍營傳出。這里,就是志愿軍“特級英雄”楊根思生前所在連隊。

微信圖片_20201023215900

楊根思

  解放戰爭時期,楊根思已是著名的“爆破大王”。在第三野戰軍參加1950年全國戰斗英雄代表會議的78名代表中,楊根思的名字位列第一。

  入朝作戰戰前動員,時任志愿軍第9兵團20軍58師172團三連連長的楊根思第一次喊出了閃爍著革命英雄主義光芒的“三個不相信”。

  從華東奔赴朝鮮的9兵團三個軍抵達戰場的當天,第二次戰役打響。他們面對的敵人是擁有第三師、第七師和陸戰第一師三支王牌部隊的美第十軍,和南朝鮮軍第一軍團。

微信圖片_20201023215905

  朝鮮北部50年一遇的極寒天氣與第二次戰役不期而遇。當穿著鴨絨服的美軍士兵盡情享用“感恩節”晚餐的時候,楊根思帶領的169人的連隊正在大雪紛飛的山谷間悄然前行。他們同時面對著兩個敵人:裝備一流的美軍;長津湖地區零下三十多度的嚴寒。隱蔽伏擊不能生火,用以果腹的只有一把炒面和一捧雪。

  畢竟是久歷戰火的戰斗英雄——第二次戰役,第9兵團凍死凍傷超過戰斗減員,而楊根思的連隊在20天連續雪地急行軍中,無一例非戰斗減員,又一次創造奇跡。

  小高嶺,楊根思最后的戰場。

  1950年11月27日,長津湖之戰在漫天飛雪中打響。小高嶺成了切斷美軍南逃退路的必守之地。

  急于奪路而逃的美軍潮水般一波又一波地沖了過來。飛機扔下的炸彈瞬間把厚厚的積雪融化,黑色焦土如同在白色的大地上剜出的疤痕。

  11月29日,楊根思和戰友們一連打退了敵人8次進攻,小高嶺上只剩下楊根思一個人。舉著陸戰隊旗的美軍再一次蜂擁而上。楊根思找到了最后的武器——一包5公斤左右的炸藥,勇敢地沖向了敵陣。

  30米、20米、10米……圍上來的美國兵終于明白了眼前這位沖過來的志愿軍要做什么,驚慌失措,慌忙后撤。

  一聲巨響,28歲楊根思與青山化成了一體。后來,人民軍隊序列里有了第一個以英雄名字命名的連隊——“楊根思連”。

  英雄無畏。在朝鮮戰場,在烽火前線,像楊根思這樣與敵人同歸于盡的勇士,多達44位。在志愿軍英名錄中,還有5位是與楊根思一起參加過1950年全國戰斗英雄代表大會的“開國英雄”,他們是:“登高英雄”楊連弟,特等功臣王鳳江,偵察英雄刁仁忠,英雄連長車元路,電影《渡江偵察記》中主人公原型齊進虎。

  “你,也知道生命的重要/你,還是要讓生命燃燒/因為那片天空還有炮火呼嘯……”

微信圖片_20201023215910

邱少云

  重慶市銅梁縣少云鎮,烈士邱少云的家鄉,少云小學的學生都會唱這首寫給英雄的歌《那一片云》。

  這幾天,正在軍事博物館舉辦的“銘記偉大勝利捍衛和平正義——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主題展覽”展出的一支燒糊了的沖鋒槍,把參觀人們帶回到了1952年10月的一場戰斗中。這支沖鋒槍,就是邱少云生前用過的武器。

  戰斗,發生在金化以西391高地。志愿軍一個營潛伏到美軍陣地前沿,26的邱少云就隱蔽在敵人“眼皮底下”。一顆燃燒彈燃著了草叢,騰起的火苗卷過他的身軀。

  現場氣氛驟然緊張起來,邱少云一動,全營就會暴露。30多分鐘的時間,他就像一尊雕像伏在原地,任憑烈焰燃著頭發、燒焦皮肉——直至壯烈犧牲。

  那一天,是1952年10月12日。兩天之后,上甘嶺戰役打響。

  為了勝利,不知饑餓;為了勝利,不畏嚴寒;為了勝利,不懼傷痛;為了勝利,可以獻出一切!

  為了勝利,邱少云在烈火中永生。同樣是為了勝利,8天之后,黃繼光英勇地撲向敵人的機槍射孔。

  1952年10月20日的拂曉前,上甘嶺戰役第六天。擋在第15軍153團二營六連前面的是597.9高地的0號陣地,從地堡噴出火舌,把他們死死摁在了地上。拖延下去,待天亮敵人發起反撲,志愿軍將腹背受敵。

  上級下了死命令,一定要在天亮前奪回陣地!這時,六連陣地上只剩三名戰士:連長與指導員的通信員,跟隨營參謀長剛到一線的營通信員黃繼光。

微信圖片_20201023215914

配圖說明:黃繼光生前沒有留下任何照片,根據黃繼光母親和連長萬福來回憶,美術家為他畫了這張畫像。

  黃繼光挺身而出。他和另外兩名通信員組成爆破小組,向著敵人地堡沖去。

  離敵軍火力點只有三四十米,兩位戰友中彈倒下,只剩下黃繼光還在前進,他奮力扔出一顆手雷的同時,也倒在了地上。

  手雷只炸掉了地堡的一角,敵人的機槍換了射擊孔繼續掃射。

  連長和指導員眼睛冒火,正準備沖上去——突然看見,沖鋒的道路上,有一個身影動了起來。

  那個身影就是黃繼光,他用受傷的胳膊吃力地撐起身體,艱難向前爬去。

  一米,一米,又一米,目標越來越近。

  連長、指導員摒住呼吸。終于,黃繼光運動到了正在噴吐著火舌的地堡旁,卻又停住了。原來,他的手雷已經用完了。

  黎明就要到來,近在咫尺的勝利之門,仿佛又變得遙不可及。

  就在這一瞬間,驚天動地的一幕出現了——敵人的照明彈把陣地照亮得像白晝一般,已經爬到敵人射擊死角位置的黃繼光,突然沖著地堡正在連續射出子彈的射擊孔猛撲上去!

  敵人的機槍啞火了,剛剛趕來的后續部隊沖出戰壕,奪下了陣地。

  戰斗結束,戰友們發現黃繼光仍然趴在地堡上,兩手緊緊摳著上面的麻包,子彈打穿了他的身體,背上留下了一個碗口大小的窟窿。

  那一年,志愿軍衛生員王清珍16歲,是她和戰友們一起,為黃繼光整理了遺容。老人含淚回憶:“黃繼光頭上戴的軍帽染黑了,身上血干了,后背都被打空了,腿也負了傷……”

  抗美援朝戰爭期間,只有兩人獲得最高榮譽稱號:“特級英雄”。一位是28歲的楊根思,一位是21歲的黃繼光。

微信圖片_20201023215919

  上甘嶺,志愿軍的精神高地;黃繼光,中國軍人的精神坐標。

英雄無敵

  1951年4月22日,第五次戰役打響。是時,“聯合國軍”地面作戰兵力已達34萬人。10天之前,麥克阿瑟的“聯合國軍”總司令一職也被美第八集團軍司令李奇微取代。如果,麥克阿瑟知道了后面發生的這個故事,也許就會清楚,他那雙二戰結束時曾經在日本投降書上簽過字的手,再也無法在中國軍人面前簽下勝利了。

  “格洛斯特營”,英國“皇家陸軍雙徽營”。曾因在征服埃及的殖民戰爭中戰功顯赫,享有佩帶兩枚帽徽的殊榮。在朝鮮戰場,這支英軍“精銳中的精銳”,隸屬于英軍第二十九旅。

  今年92歲的格洛斯特營老兵比爾·福克斯時常想起在朝鮮戰場度過的寒冷冬季。不過,記憶最深刻的,還是被志愿軍俘虜的那一幕。福克斯說:“我能聽見大地轟轟作響,大地在震動。我們起身,背靠著背,四處張望,然后我的天哪,一下子就看到了中國士兵的臉。我不知道是我們當中的誰太過震驚,以至于猛吸了一口涼氣,然后我們就叫著投降投降。”福克斯當時并不知道,俘虜他和另外62個英軍的,只是一名志愿軍戰斗小組長,名叫劉光子,時年30歲。

微信圖片_20201023215923

劉光子

  那一戰,發生在1951年4月24日。英軍第二十九旅遭志愿軍第63軍重創。第二天,劉光子正沿山梁搜索前進,突然發現了一群正在潰逃的英軍。戰斗經驗豐富的劉光子急中生智,扔出一顆手雷后,借著濃濃硝煙不停地用沖鋒槍掃射,高聲大喊:“一營向左,二營向右,給我沖!”倉惶逃跑的英軍早已成了驚弓之鳥,不知道后面到底有多少追兵,紛紛舉手投降。

  那個地方叫,雪馬里。

  劉光子生前戰友陳雪濤還記得:“一開始俘虜了大概100多個英軍,劉光子命令他們把槍栓卸下來,然后押著往回走。路上遇到敵機轟炸,跑了一部分。最后清點人數,還剩下63個。巧的是,我們部隊的番號就是63軍。”

  兩年后,在莫斯科舉行的世界青年聯歡大會上,斯大林接見了這位來自中國人民志愿軍的“孤膽英雄”。他問劉光子:“你怎么能一個人俘虜那么多英軍?”

  劉光子笑笑說道:“英國佬怕死,我不怕死,反正當時豁出去了,這些家伙被我打傻了,也乖乖地聽我的指揮了!”

  天地英雄氣,千秋尚凜然。戰爭,軍人的考場;戰爭,英雄的舞臺。浴血朝鮮戰場,人民軍隊淬火成鋼。與強大對手較量,錘煉出敢戰、能戰、善戰、勝戰的一代優秀軍人。

微信圖片_20201023215927

在上甘嶺戰役中,堅守在坑道里的中國人民志愿軍戰士準備夜間出擊。

  1953年1月,上甘嶺戰役已由表面陣地爭奪戰轉入坑道作戰。“聯合國軍”飛機大炮的狂轟濫炸漸漸失去威力,志愿軍“冷槍冷炮運動”卻威力大增。22歲的神槍手張桃芳就是這時登上甘嶺前沿597.9高地的。那是3個月前,黃繼光灑盡最后的熱血,掩護戰友們奪回的陣地。

微信圖片_20201023215930

張桃芳

  沒過多久,張桃芳就用240發子彈,斃傷71個敵人。他的武器,是一把蘇聯制莫辛·納甘步槍。

  “神槍”張桃芳的大名,傳到了志愿軍第24軍軍長皮定均的耳中,這位因在中原突圍中一戰成名的戰將,開始有些不相信,他拿出一雙自己舍不得穿的新皮靴,讓作戰參謀帶到前沿。說:如果親眼看見張桃芳打中3個敵人,就把靴子當獎品,送給他。

  當著作戰參謀的面,張桃芳舉槍瞄準一氣呵成,當場擊中3個美軍,得到了軍長的那雙皮靴。他把擊中目標的彈殼都裝在了這雙靴子里,數了數,211枚。

  皮定均把張桃芳召到身邊,勉勵他說,既然你是214團的,能不能再干掉3個敵人,湊齊這個數。張桃芳回到狙擊陣地,又射殺了3名敵人。

  就這樣,張桃芳在32天內,以436發子彈斃傷214名敵人,創造了朝鮮戰場上冷槍殺敵的最高紀錄。

  張桃芳榮立特等功,被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務委員會授予“一級國旗勛章”。靠著這樣零敲碎打的冷槍冷戰戰術,志愿軍幾個月就殲滅“聯合國軍”1萬多人,戰果甚至不亞于一場大規模戰役。

  美國戰史寫道,雖然中國軍隊只是一支由農民組成的軍隊,但從它自身具備的戰略戰術水平來看,不失為一支第一流的軍隊。穿棉制服的中國士兵可以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士兵都高出一籌,他們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接近任何一個敵方陣地。而這,不正是對手對于劉光子、張桃芳和與他們一樣的成千上萬的志愿軍英雄戰術素養的肯定嗎?

  如果說,志愿軍是一把鋼刀,那么,英雄就是刀鋒利刃。一部抗美援朝征戰史,就是用英雄主義譜寫的史詩。一代優秀中華兒女共同筑起的精神高地,鐫刻著這樣一行大字:英雄豐碑。

微信圖片_20201023215934

  今天,當參加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大會的李延年來到天安門廣場,首先想到的是千千萬萬犧牲在朝鮮戰場的戰友——那一刻,秋日的陽光輝映著莊嚴的人民英雄紀念碑,一群鴿子飄然飛過…… 

銘記偉大勝利

捍衛和平正義

致敬英雄精神

守護“最可愛的人”!

責編:劉若男

用戶評論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