狼人干综合伊人网,亚洲色姐妹综合网姐姐,_奇米在线大香蕉综合伊人网奇米在线96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下載手機客戶端
首頁 >

中宣部授予孫景坤、徐振明同志“時代楷模”稱號

時間:2020-10-24  責編:孔令娟  來源:新華網標簽:抗美援朝 時代楷模 徐振明 志愿軍老戰士 孫景坤

新華社北京10月24日電 在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之際,中央宣傳部以云發布的方式,向全社會宣傳發布中國人民志愿軍老戰士孫景坤、徐振明的先進事跡,授予他們“時代楷模”稱號。

1126652457_16035277765991n

在遼寧省丹東市拍攝的志愿軍老戰士孫景坤(7月7日攝)。 孫景坤,1924年生,遼寧丹東人,1950年隨部隊入朝。在1952年秋季戰術反擊作戰中,擔任副排長的孫景坤帶領9名戰士增援駐守161高地的戰友,從中午到深夜,他們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進攻。這次戰役中,孫景坤斃敵多人,榮立一等功。 新華社記者 楊青 攝

  孫景坤是遼寧省丹東市元寶區金山鎮山城村農民,現年96歲。他先后經歷四平戰役、遼沈戰役、平津戰役和解放海南島等戰役,1950年參加抗美援朝出國作戰。在戰爭年代,他沖鋒陷陣、英勇頑強,出生入死、屢立戰功,負傷回國后又堅持重返戰場,用熱血青春詮釋了革命戰士的赤膽忠心,曾榮立一等功一次、二等功多次,被授予抗美援朝一級戰士榮譽勛章等榮譽稱號,作為中國人民志愿軍回國英雄報告團成員,受到毛主席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。在和平年代,他深藏功名、淡泊名利,幾十年如一日扎根鄉村,用執著堅守彰顯了共產黨員的初心使命。

1126652457_16035277300091n

在吉林省通化市拍攝的志愿軍老戰士徐振明(10月21日攝)。徐振明,1925年生,江蘇連云港人。1950年10月,徐振明隨部隊參加抗美援朝戰爭,先后參加了松骨峰阻擊戰、“394.8”高地戰等戰斗,榮立一等功。  新華社發(顏麟蘊 攝)

  徐振明是吉林省通化市革命烈士陵園管理所首任所長,現年95歲。他先后參加過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,1950年參加抗美援朝戰爭,轉戰大江南北,經歷戰斗無數,留下累累彈傷,從“娃娃八路”成長為“戰斗英雄”,為民族獨立、人民解放、保家衛國舍生忘死、英勇戰斗,曾榮立多次戰功。他退伍不褪色,轉業到楊靖宇烈士陵園工作,父子兩代默默付出,守護英雄陵墓60余年,身體力行保護革命遺跡、講述英雄故事,弘揚革命文化、賡續紅色血脈,教育了無數青少年,感動了廣大社會群眾,2017年被評為“中國好人”。

  孫景坤、徐振明同志的先進事跡宣傳報道后,在全社會引起熱烈反響。廣大干部群眾認為,孫景坤、徐振明同志是中國人民志愿軍老戰士的杰出代表,是永葆革命本色的抗美援朝老英雄。革命戰爭年代,他們經過血與火的洗禮,經歷生與死的考驗,為保家衛國、維護和平立下不朽功勛;和平建設時期,他們不改初心本色,堅守革命理想,保持優良作風,在平凡普通的工作崗位上干出了不平凡的業績。他們身上集中體現了革命戰士英勇頑強、戰無不勝的英雄氣概,共產黨員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的忠誠品格,退役軍人永葆本色、接續奮斗的優良傳統。大家紛紛表示,要尊崇英雄,關愛楷模,學習抗美援朝老英雄的崇高精神風范,積極投身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,披荊斬棘、奮勇前進,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中,創造新的歷史偉業。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擋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前進步伐!

  “時代楷模”發布儀式現場宣讀了《中共中央宣傳部關于授予孫景坤、徐振明“時代楷模”稱號的決定》,播放了反映孫景坤、徐振明同志先進事跡的短片。中央宣傳部負責同志分別為孫景坤親屬代表、徐振明同志頒發了“時代楷模”獎牌和證書。遼寧省、吉林省相關部門負責同志和退役軍人代表、青年學生代表等,在本地云發布現場參加發布儀式。


責編:孔令娟

用戶評論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