狼人干综合伊人网,亚洲色姐妹综合网姐姐,_奇米在线大香蕉综合伊人网奇米在线96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下載手機客戶端
首頁 >

黃繼光——《葛蘭頌英雄》(朗誦:康輝)

視頻信息

發布:2020-10-20 標簽:黃繼光 葛蘭頌英雄
來源:中國文明網

時長:00:04:20

簡介:

編者按

70年來,毛岸英、黃繼光、邱少云、楊根思、楊連弟、羅盛教……這些英雄的名字和事跡極大地鼓舞和激勵了全中國人民的愛國主義、集體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精神,滋養和培育了整個中華民族的愛國熱情和自豪感。

今天,為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,弘揚和傳承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,團結和動員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奮勇向前,勠力同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,“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”紀念章獲得者、播音70年的新中國第一代播音員、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播音指導、九旬藝術家葛蘭攜康輝、虹露等傾情奉獻《誰是最可愛的人》《黃繼光》《我的戰友邱少云》等經典作品,再次唱響了頌英雄的新時代樂章。

《葛蘭頌英雄》系列作品由中宣部宣教局指導,山東電子音像出版社制作出版。

《黃繼光》

朗誦:康輝

制作:山東電子音像出版社

  黃繼光,男,漢族,中共黨員,1931年出生,四川中江人,1951年3月參加抗美援朝戰爭,生前系中國人民志愿軍步兵第一三五團二營通信員。1952年10月20日,上甘嶺戰役中,他在多處負傷彈藥用盡的情況下,用自己的胸膛堵住敵人正在噴射火舌的槍眼,壯烈捐軀,年僅21歲。中國人民志愿軍政治部給他追記特等功,追授“特級英雄”榮譽稱號。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授予黃繼光“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”稱號和一級國旗勛章、金星獎章。

《黃繼光》 (正文)

1952年10月,上甘嶺戰役打響了。這是朝鮮戰場上最激烈的一次陣地戰。

黃繼光所在的營已經持續戰斗了四天四夜,第五個夜晚接到上級的命令,要在黎明之前奪下敵人占領的597.9高地。

進攻開始了,大炮的轟鳴。戰士們占領了一個又一個山頭,就要到達597.9高地的主峰了。突然,敵人一個火力點兇猛地射擊起來。戰士們屢次突擊,都被比雨點還密的槍彈壓了回來。

東方升起了啟明星,營參謀長看看表,已經四點多了。如果不很快摧毀這個火力點,在黎明前就攻不下597.9高地的主峰,已經奪得的那些山頭就會全部丟失。

黃繼光憤怒地注視著敵人的火力點,他轉過身來堅定地對營參謀長說:"參謀長,請把這個任務交給我吧!"營參謀長緊握著黃繼光的手,說:"好,我相信你一定能完成這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。"

黃繼光帶上兩個戰士,拿了手雷,喊了一聲:"讓祖國人民聽我們勝利的消息吧!"便向敵人的火力點爬去。

敵人發現他們了。幾發照明彈升上天空,黑夜變成了白天。炮彈在他們周圍爆炸。他們冒著濃煙,冒著烈火,匍匐前進。一個戰士犧牲了,另一個戰士也負傷了。摧毀火力點的重任落在了黃繼光一個人的肩上。

火力點里的敵人把機槍對準黃繼光,子彈像冰雹一樣射過來。黃繼光肩上腿上都負了傷。他用盡全身的力氣,更加頑強地向前爬,還有二十米,十米……近了,更近了。

啊!黃繼光突然站起來了!在暴風雨一樣的子彈中站起來了!他舉起右臂,手雷在探照燈的光亮中閃閃發光。

轟!敵人的火力點塌了半邊,黃繼光暈倒了。戰士們趕緊沖上去,不料才沖到半路,敵人的機槍又叫起來,戰士們被壓在山坡上。

天快亮了,規定的時間馬上到了。營參謀長正在著急,只見黃繼光又站起來了!他張開雙臂,向噴射著火舌的火力點猛撲上去,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敵人的槍口。

“沖啊,為黃繼光報仇!”喊聲驚天動地。戰士們像海濤一樣向上沖,占領了597.9高地,消滅了陣地上的全部敵人。

責編:劉莎莎

展開信息

猜你喜歡

用戶評論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